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

第360章花开陌上香9

    医院里,医生对安又灵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

    “小姑娘,那些丰-胸的中药是不能乱吃的,它里面含有大量的催生成分和激素,这对你的身体发育是有害的。”

    安又灵坐在长椅上抽哒哒的啜泣着,她的卷波秀发披散了下来,一张小巧的鹅蛋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她伤心抽泣的可爱小模样人见人怜。

    南宫剑熙紧抿着薄唇站在她的身边,这次他的心房像被一只大蚂蚁啃噬了,密密麻麻的酥疼。

    他伸出一条遒劲的手臂揽住她的香肩,让她贴在他精健的腰腹上哭泣。

    “小姑娘,你也别哭了,好在你这发现的早,你才服用三天,一天一帖药的剂量不算大,我开点药让你吃。”

    医生拿起笔开始开处方,安又灵抬起了眸,她撅着粉嫩的唇瓣,羞怯细软的说道,“医生,虽然我…我才服用了三天,但一天…三帖药。”

    医生愣住了,“…”见过想丰-胸的,没见过这么猴急的。

    南宫剑熙听着蹙了眉,他嗓音轻柔却含了责备,“安又灵,以后做事要先动动脑子。话让你乱说了,但药不能乱吃。”

    安又灵一听,迅速抬起水汪汪的眼眸,她咬了咬潋滟的红唇,哭腔里带着少女的昵喃,“剑熙,我还不是为了你?你嫌我小,我怕你不要我。”

    女孩可怜兮兮的神情和梨花带雨的小脸蛋让南宫剑熙再反驳不出半句话来,不知哪里泛起的一泉甘露,瞬间滋润了他的心田。

    医生一听乐了,她笑道,“小姑娘,你今年才20岁,女人到了30岁,结婚生子了才是最丰-满的年纪。你和你男朋友看起来最起码相差了10多岁,等你长成了成熟的水蜜桃,你可不要嫌弃他老了。”

    医生虽是开玩笑,但是南宫剑熙不悦了。

    他垂眸看了看女孩,女孩性子开朗活泼,清丽的眉宇美如黛画,她清纯懵懂,眼眸里时刻透出一种纤尘水灵的劲儿,她喜欢穿毛线衣,娇柔可人的小身板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好像只有18岁。

    她30岁时,他就40了。

    南宫剑熙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安又灵自然注意到了南宫剑熙眼里的沉思,她迅速搂住他的腰腹,细声撒娇,“剑熙不老,是我太小了。剑熙你要等我哦,我已经在长大的路上了。”

    人都说撒娇和眼泪是女人的终极武器,南宫剑熙不得不认同这一点,他已经柔软的一塌糊涂,大掌揉着她的碎发,甚是爱怜。

    但这种温存被医生无情的打断,“姑娘,现在看来你的病情比较严重,这样吧,我给你扎一针。”

    扎一针?

    “哇…呜…”安又灵吓的哇哇大哭,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再也收不住。

    医生拿来了细长的针管,正在配药,南宫剑熙柔声哄着女孩,“安又灵,乖,扎针不疼的,眼睛一闭就过了,不要哭了恩?”

    安又灵死死闭着眼,她牙关打颤,哽咽着声道,“剑熙,我不…怕疼,是真的…我只是很难过…很难过…你别理我,让我安静…的哭一会儿…”

    她不怕疼吗?

    她安静的哭吗?

    南宫剑熙看医生抓住了女孩的手臂,女孩已在全身颤抖,她一只小手捂住了樱桃小嘴,但撕心裂肺的哭声传出来依旧惊天动地…

    医生见状叹息,话是对南宫剑熙说的,“她情绪不稳定,若是我扎针时,她动了,情况会很危险…”

    医生是想他安慰女孩。

    南宫剑熙站直身,声音低醇寒冽的叫了句,“安又灵…”

    “恩?”安又灵睁眼,抬头。

    于是南宫剑熙弯下了腰,覆压了下去,他亲吻上她水润可人的红唇,并在女孩错愕时,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

    “唔…”安又灵瞪大水眸,他…他在做什么?

    这是接吻吗?原来接吻是这样的!

    医生抓住了女孩安静的时刻,坚定不移的将针管推进了她纤细的藕臂里,南宫剑熙暗松一口气时,舌尖传来刺痛。

    原来女孩感觉到痛意,狠狠咬住了他的长舌,鲜血瞬间弥漫进了两人的口-腔里。

    后来的南宫剑熙懂了,对于这个女孩而言,在痛意面前,美男计也是浮云。

    ……

    安又灵坐在外面回廊里的长椅上,医生和南宫剑熙说着话。

    “这一针药水下去基本上就没大碍了,但今晚她会觉得胸部胀,胀的发疼,她那么怕疼的一个女孩,你要陪着她挺过去。”

    “恩…”南宫剑熙看了看外面还在啜泣的女孩,舌尖被她咬出的痛意一点都没消减,他都不确定能不能安慰她。

    医生看出了南宫剑熙的心思,她笑,“安慰女孩子最容易了,她看起来很喜欢你,她胸部疼,你摸摸她,亲亲她…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就不会觉得难熬了。”

    摸摸?亲亲?

    南宫剑熙,“…”

    他表示今晚即将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是他的主观意志,而是医生唆使的。

    ……

    两人回到了住所,南宫剑熙躺船上,这次安又灵没有窝他怀里,她缓缓侧过身,蜷缩起自己小小的身体,有一抽没一抽的啜泣着。

    “安又灵,你…”南宫剑熙想问她怎么了,为什么不睡他怀里,但话一出口就变成了,“你还疼吗?”

    “恩,还有一点点疼…”安又灵将鹅蛋脸埋进被子里,她体贴道,“剑熙,快凌晨了,你睡觉吧。我不想吵到你,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就好。”

    南宫剑熙沉默了,他已经做好了安慰她的准备,他一只大掌紧紧攥着船单,掌心都出了汗,他很紧张。

    但她这一番话让他泄了气,微微懊恼。

    南宫剑熙支起手臂为她盖被,女孩埋在枕头里,如雪的肌肤散着象牙般的光泽,她细腻明丽的眉眼紧拧着,像忍受着莫大的痛楚,她隐隐的啜泣声在如斯夜晚更拨动着他的心弦,让他…疼。

    “安又灵…”南宫剑熙从背后贴上她,一只大掌搁在了她的香肩上。

    “恩?”听他叫她,安又灵抬眸。

    抬起了眸,她才发现两人有多近。

    他宽阔温暖的胸膛紧紧贴着她秀气的后背,像将她嵌入怀里。鼻翼里都是她所熟悉的薰衣草香,清新,淡雅,让她沉迷。

    他的心脏还贴着她纤细的藕臂,“咚咚咚”的强劲心跳,透过衣料,震的她娇嫩的肌肤发麻。

    安又灵瑟缩着小肩膀,她一双美丽的翦水秋瞳里流转出动人的秋波,鹅蛋脸一点点的红了。

    “安又灵…”南宫剑熙又凑近她一点,低低唤了一声。

    他低醇的嗓音带着丝嘶哑,极具磁性,很好听。他的薄唇凑到了她的耳边,男性灼-人的阳刚气息喷洒在她耳朵细软的绒毛上,引起她一阵战-栗。

    “剑熙,你叫我做什么?”安又灵面红心跳,第一次,她不敢主动转过头。

    “安又灵,你疼吗?我帮你揉一揉。”南宫剑熙将一只大掌伸过去,慢慢拢住她的高-耸,给她轻柔的拿捏。

    安又灵醉晕晕的,她忘记了胸部的胀疼,她所有思绪,感官都集中在了他那只大掌上。

    她的小心肝剧烈跳动着,就快跳出她的小胸膛了。

    他…他在摸她的…多羞人!

    “剑熙…”她将小手覆压上他的掌面,她似羞涩,又似委屈,姣美的模样像极了六月绽放的蔷薇,“是不是…影响了…手感?”

    手感?

    南宫剑熙沉默了三秒,然后诚然的点头,“恩,有点。”

    “…”安又灵忐忑的心情直接被打入了深渊,她越想越懊恼,越想越难受,“呜…呜…”她又小声的哭了出来。

    “安又灵,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把你捏疼了